趙皖平:全面脫貧與鄉村振興應有效銜接

作者:宣傳部 信息來源:民建安徽省委網站 點擊量:308 發布時間:2020-06-05 15:30:10


(原文刊于《人民周刊》2020年第10期)

脫貧攻堅就是一場地方大考。2016年11月23日,國務院印發《“十三五”脫貧攻堅規劃》,其中第二章對產業發展脫貧作了明確指示。2019年,全國人大代表、全國脫貧攻堅獎評選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安徽省農業科學院副院長趙皖平用時100多天在一線調研,走訪了云南、廣西、貴州等10多個省區市、61個貧困縣。趙皖平發現,已經脫貧摘帽的比較脆弱的地方,即所謂的邊緣戶,稍不注意就會面臨返貧的危險。他認為鄉村振興突圍之道在于“鄉村振興還得靠農民,打造一支永不離開的鄉村工作隊伍將是一個重要課題”。

記者:精準扶貧需要從“以解決溫飽為主”向“鞏固溫飽成果、加快脫貧致富、改善生態環境、提高發展能力、縮小發展差距”轉變。在新形勢下如何強化科技支撐,助力精準扶貧?

趙皖平:在新形勢下打好脫貧攻堅戰,必須以促進轉型升級和提升產業能力為導向,強化農業科技在精準扶貧中的作用和地位,積極探索科技扶貧的有效途徑和模式。因地制宜做好精準扶貧科技規劃,彰顯貧困地區區域特色優勢。院地結對幫扶,促進科技成果落地開花。發揮科技園區孵化器作用,積極打造科技扶貧示范樣板。搭建統一信息技術共享平臺,創新商品供應鏈模式,提升農業產業化發展水平。加大科技培訓力度,大力培育新型職業農民,發揮“人才扶貧”的裂變效應。

記者:關于做好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銜接工作,您有哪些建議?

趙皖平:一是以產業扶貧成果銜接產業興旺。創新農業經營組織方式,重點培育壯大合作社、家庭農場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不斷完善產業利益聯結機制,推進分散化經營向規模化經營轉型。

二是以生態扶貧成果銜接生態宜居。深入推進農業綠色發展,實現投入品減量化、生產清潔化、廢棄物資源化、產業模式生態化。構建以政府為主導、企業為主體、社會公眾參與的城鄉一體的環境治理體系,落實各類生態補償惠民政策,實現城鄉環境共治和監管保護。

三是以教育扶貧成果銜接鄉風文明。整合扶貧、工會、共青團、婦聯等部門培訓項目,深入開展道德、感恩、法紀、習慣、風氣、脫貧光榮自尊教育,著力破解素質貧困難題。依托職業院校、技工院校、培訓機構、縣職教中心等,對有脫貧意愿的農村勞動力免費開展訂單、定崗、定向的技能培訓或創業培訓,確保每個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基本掌握1至2項實用技術。

四是以黨建扶貧成果銜接治理有效。加快構建鄉村人才發展新體系,推進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將農村創業致富能手、外出務工經商能人、返鄉大中專畢業生、復轉軍人等有朝氣、有創業活力的人員發展成為村黨組織負責人,推選進村兩委班子。

五是建立返貧對象動態識別與管控機制。建立扶貧數據庫,通過采集整合脫貧戶、邊緣戶、貧困戶的生產生活條件、家庭人口數、健康狀況、文化水平等基礎數據源,進行實時跟蹤監測,綜合各項指標分析研判返貧風險等級,對排查對象實行分級分類管理。

六是建立可持續穩定脫貧政策機制。保持政策的穩定性,在保持產業扶貧、就業扶貧、生態扶貧、智力扶貧、健康扶貧等脫貧攻堅政策不變的情況下,謀劃研究相關脫貧攻堅政策在2020年后的銜接問題。保持政策的連續性,堅持脫貧不脫政策,對脫貧邊緣戶設定一定時限的觀察期和鞏固期,繼續有效落實相關脫貧扶持政策,做到“扶上馬再送一程”。

記者:糧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基礎,是“六保”工作重要的“壓艙石”,是基礎的基礎。您認為如何穩定提高糧食生產能力,助力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銜接?

趙皖平:首先,要提高糧食作物在扶貧產業中的比重。提高糧食作物在扶貧產業中比重的關鍵在于產業鏈、價值鏈和供應鏈,通過多種手段提高糧食種植效益水平,這其中除選擇優質品種、改進種植制度、發展加工業等手段外,尤其要進一步發揮政策支持的作用,提高糧農種糧積極性。

其次,要找準切入點,通過細分地區、細分對象,捕捉糧食生產種植中的增長點,消除遺漏點。如在長江中下游一些貧困或生產條件次適宜地區,基于相對落后的田間生產條件和機械化普及前的偏低生產力水平的現實情況,可通過因地制宜引導發展再生稻作為重要補充,發揮再生稻省種、省水、省肥、省藥、省工的特點,降低生產成本,輔以稻田養殖,在增加收入、保障脫貧攻堅成果的同時也保障糧食安全。

記者:精準的監測與幫扶機制是貧困治理框架中最核心的部分。在疫情沖擊下,我們的監測與幫扶機制總體上經受住了考驗,但也暴露出應變能力稍弱、穩健性不足的缺點,出現諸如貧困戶外出務工難、扶貧產品銷路不暢等問題。如何升級監測與幫扶機制,焊合銜接紐帶?

趙皖平:首先,監測機制要以防止返貧為重點,同時提高醫療衛生、教育等指標在監測系統中的權重。其次,幫扶機制要在穩定支持政策的同時,提高幫扶措施供給與需求的匹配水平。第三,要基于減貧路徑推動監測機制向幫扶機制的自然延展,實現監測機制與幫扶機制的耦合。通過引導監測與幫扶機制之間形成相互依賴、協調、促進的動態關聯關系,進一步提高監測分析結果與幫扶措施之間的針對性。

記者:高素質農民已經成為我國農村創新創業的先行者、農村產業扶貧的帶領者。隨著我國戶籍制度改革逐步完善,農民的身份界定正在向職業屬性轉變。那么,該如何精準識別高素質農民?

趙皖平:法律法規政策修訂完善需要一個過程,為了更好地發揮高素質農民在加快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過程中的作用,我建議:

——認真貫徹落實《中國共產黨農村工作條例》,明確高素質農民的牽頭管理部門和相關機構。條例第21條規定,“各級黨委應當加強農村人才隊伍建設”和“培養一支有文化、懂技術、善經營、會管理的高素質農民隊伍,造就更多鄉土人才”。2020年中央一號文件規定:“推動人才下鄉……整合利用農業廣播學校、農業科研院所、涉農院校、農業龍頭企業等各類資源,加快構建高素質農民教育培訓體系。”

——明確高素質農民的精準識別條件與程序。以下人員可界定為高素質農民:年度從事農林牧漁生產勞動時間超過200天、收入80%以上主要來自農業生產、服務且達到當地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以上的規模種養者或社會化服務及勞務提供者;對興辦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農產品商品化率超過80%以上、收入80%以上主要來自農業生產、服務且達到當地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以上的領辦者等相關條件的現代農業從業者。

——明確高素質農民的權利與義務。界定高素質農民不是為了設置務農門檻,而是為了精準扶持規模農業生產者和普通小農戶,逐步將農業扶持項目由特惠制轉變為普惠制,享受惠農政策不僅要見物還要見人,真正發揮惠農政策“四兩撥千斤”作用,融洽干群關系,提高政策的公開公正公平透明度,降低涉農領域的廉政風險,防止少數人過度占用、浪費、消耗、荒蕪農業生產資源,讓高素質農民安心從事農業生產經營活動。



點擊獲取原圖

返回頂部
职业lol靠什么赚钱 微信红包龙虎合破解 网上五分彩可靠吗 五分赛车开奖记录结果 上时时乐开奖号码 安徽11选5交流 国内有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吗 好运彩107 摆渡配资网介绍股票杠杆的再次管控的难题 pk10赛车冷热规律 黑龙江十一品选五 股票涨停可以卖出吗 北京pc蛋蛋28压大小技巧 七星彩直播现场 体彩6十1怎么算中奖 中国福利彩票安卓版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基本